<span id="rpjfv"><video id="rpjfv"><span id="rpjfv"></span></video></span>
<progress id="rpjfv"></progress>
<span id="rpjfv"><video id="rpjfv"><strike id="rpjfv"></strike></video></span>
<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
<th id="rpjfv"></th>
<th id="rpjfv"></th>
<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th id="rpjfv"><video id="rpjfv"><th id="rpjfv"></th></video></th>
<span id="rpjfv"><video id="rpjfv"><span id="rpjfv"></span></video></span>
<progress id="rpjfv"></progress>
<span id="rpjfv"><video id="rpjfv"><strike id="rpjfv"></strike></video></span>
<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
<th id="rpjfv"></th>
<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th id="rpjfv"><video id="rpjfv"><th id="rpjfv"></th></video></th>
|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七七九九视频在线播放,免费A级毛片无码专区,我的好妈妈高清中字在线观看免费

<th id="rpjfv"></th>
電力行業資訊工作者群號:834369874  投稿郵箱:  chinaepi@vip.163.com
網站首頁 >> 新能源 >> 儲能 >> 文章內容

A股儲能年度盤點:數量上進擊,質量上彷徨

[日期:2022-05-10]   來源:   作者:   [字體: ]

2021年是儲能政策元年。

迎著“碳中和”的東風,一系列儲能政策頻繁出臺,大大超出預期,鋰電、光伏、風電、能源央企等各路玩家紛紛涉足,新型儲能呈現出一番熱鬧景象。

但是,從目前產業實踐以及相關上市公司數據來看,儲能業務并沒有看起來那么光鮮,在低基數、高增長的同時,受上游材料成本上漲、下游投資方觀望、競爭加劇等因素的影響,毛利率下滑,盈利能力普遍不強。

目前,新型儲能在業務數量上表現樂觀,但在業務質量上差強人意,市場化機制不成熟,正處于如何從“數量增長”向“質量增長”演化升級的關鍵階段。

三類典型玩家

新型儲能從應用領域上可以分為電源側、電網側和用戶側,但從業務模式角度可以分為三類玩家,更為貼切,并代表了三類不同的資源稟賦:

一是鋰電系,比如寧德時代、派能科技、瑞浦蘭鈞等,他們擁有電化學儲能的核心資源——鋰電池,同時對鋰電企業而言儲能又是其僅次于動力電池的重要細分市場。

二是光伏/風電系,比如陽光電源、阿特斯、明陽智能等,他們并不擁有上游鋰電,但擁有儲能業務拓展的市場、品牌及渠道資源,尤其是組件、風機及逆變器企業在新能源電源側或分布式能源用戶側具有先天優勢。

三是具有特定業務資源的獨立第三方或獨立品牌商,比如沃太、海博思創和智光儲能等,他們也不擁有上游鋰電,但往往擁有市場、品牌、渠道或集成技術等方面的特定業務資源。

不同的業務定位及商業角色,決定了儲能業務的盈利模式、產業鏈話語權、盈利能力、競爭環境、業務延展性、未來發展潛力等,這些情況通過A股相關上市公司可見一斑。

A股三家典型上市公司表現

如今,A股涉及儲能業務的上市公司眾多,但都可以歸集為上述三類玩家。

這里選擇三家具有典型意義的上市公司進行分析,其中寧德時代和派能科技均為鋰電系,但寧德時代以銷售儲能電池為主,而派能科技更多面向終端用戶且以家庭儲能為主,陽光電源則作為光伏/風電系以儲能系統集成為主,而獨立第三方或獨立品牌商在A股上市公司中的業務體量還比較小,這里不做典型介紹。

1、寧德時代

寧德時代為鋰電系儲能的典型代表,主要應用領域為發電側與電網側,用戶側通過與ATL的合資公司開展。

2021年度,寧德時代儲能系統實現營業收入136億元,同比增長601%;占公司營業收入的10.4%,上年占比為3.86%;毛利率為28.52%,上年同期為36.03%;銷售量約16.7GWh,同比增長599%,占公司鋰電池銷售量的12.5%。

通過測算,2021年寧德時代儲能業務的銷售均價約為0.81元/Wh(不含稅),這也意味著寧德時代的儲能業務主要以儲能電池而非終端儲能系統的方式交付。

此外,這個價格水平與2020年持平,這就意味著在上游材料成本大漲的背景下,寧德時代儲能業務盈利能力下降,毛利率比上年減少7.51%。

但是,對比寧德時代動力電池系統毛利率22%,儲能系統業務的毛利率偏高,這也反映了儲能業務的盈利能力更優。

近年,寧德時代非常重視儲能業務的發展,并作為與動力電池相當的第二大業務,增速遠高于動力電池,去年與國家能源集團、陽光電源、阿特斯等企業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2、派能科技

派能科技也是鋰電系儲能,但不同于寧德時代,派能科技主要面向用戶側家庭儲能領域,且擁有自主品牌,直接面向終端客戶。

2021年度,派能科技的儲能業務實現營業收入19.88億元(占公司營業收入的96.4%),同比增長90.4%;毛利率29.73%,上年同期為43.65%;以自主品牌和貼牌方式銷售儲能產品共計1456MWh,同比增長114%。

通過測算,2021年銷售均價約為1.365元/Wh(不含稅),這也反映了派能科技的儲能業務主要以儲能系統的方式交付,直接面向終端。

但是,在鋰電材料成本大幅上漲的背景下,對比2020年銷售均價1.54元/Wh(不含稅),價格同比下降11.36%,導致毛利率大幅下降,比上年同期減少13.92個百分點。受原材料價格上漲、競爭環境加劇等因素影響,派能科技的盈利能力也同樣下降。

3、陽光電源

陽光電源為光伏/風電系儲能的典型代表,主要為系統集成業務,應用領域涵蓋電源側、電網側和用戶側。

2021年度,陽光電源儲能系統實現營業收入31.4億元,同比增長168.5%;占公司營業收入的13%,上年占比為6.1%;毛利率為14.11%,上年同期為21.96%;全球出貨量約3GWh。

陽光電源的儲能業務定位為系統集成,不同于鋰電系儲能企業,因此毛利率相對較低,同時去年因未能按合同約定交付支付罰金而導致毛利率大幅下降,據公司介紹今年一季度已回升到20%。

實際上,除了寧德時代、陽光電源、派能科技,其他A股上市公司比如比亞迪、國軒高科等鋰電企業,天合光能、明陽智能等光伏/風電企業,以及智光電氣、科陸電子等相關企業也涉及儲能業務,這里不再展開介紹。

目前儲能業務的幾個特點

通過A股上市公司相對準確的數據,并結合儲能業務實踐觀察,我們可以看到目前儲能業務呈現幾個特點:

第一,規模增長迅速,但基數仍然較低。寧德時代銷售量同比增長601%,派能科技銷售量同比增長114%,陽光電源出貨量同比增長275%,去年三家上市公司銷售量或出貨量分別為16.7GWh、1456MWh、3GWh。

第二,毛利率明顯下降。寧德時代儲能業務毛利率從2020年的36.03%下降到2021年的28.52%,派能科技儲能業務毛利率從43.65%下降到29.73%,陽光電源儲能業務毛利率從21.96%下降到14.11%。

第三,業務模式分化并走向明確。寧德時代主要銷售儲能電池,平均價格約為0.81元/Wh(不含稅),同樣為鋰電系的派能科技主要銷售儲能系統,平均價格約為1.365元/Wh(不含稅)。而單純的儲能系統集成業務由于固定資產投資更少、材料成本占比更高,相對一體化的儲能業務毛利率更低。隨著儲能業務不斷成熟,各家儲能企業逐漸明確自身優劣勢及業務定位。

第四,價格彈性/成本敏感性不同。用戶側家庭儲能類似品牌消費,具有一定的溢價能力,價格容忍度要強于電源側及電網側儲能,典型如特斯拉Powerwall,供不應求,多次漲價,而后者屬于生產資料,追求IRR,對成本比較敏感,因此派能科技的盈利表現更好。

第五,儲能用鋰電池性價比仍有提升需要。一方面鋰電成本不降反升,另一方面儲能場景對鋰電池的安全性、能量密度、循環次數等特性仍有改進需求,尤其是新能源側儲能對循環次數的要求很高。相對成熟的鋰電池尚且如此,其他諸如鈉離子等非鋰電技術路線的全生命周期性價比更低,要么度電成本更高,要么能量密度更低,要么循環次數不行,等等。

第六,業務模式不斷優化,擺脫材料價格波動風險。去年以來,鋰電材料成本大漲,并逐漸傳導到鋰電池,同時導致鋰電池供應緊張,儲能企業普遍面臨成本及交付壓力。去年,陽光電源因未能按合同約定交付而支付罰金。目前,部分儲能企業的業務訂單開始與上游鋰資源價格掛鉤,以擺脫材料價格波動風險。

第七,市場比較分散,渠道及品牌優勢明顯。目前,北美、歐洲、澳洲、日本等地區的家庭儲能逐漸成熟,北美、南美、澳大利亞和中國等地區的新能源側儲能開始放量增長,國內新能源側儲能市場則分屬于各個省市。面對全球化分散的儲能市場,渠道及品牌是重要的競爭力,為此不同類型的儲能玩家需要據此構建自己的競爭優勢并實現產業分工。

隨著能源系統向以電力為主轉變,電力系統向以新能源為主轉變,新型儲能在“碳中和”浪潮中,正在成為新型電力系統的關鍵環節。

但是,隨著近期鋰電池價格不降反升,鋰電儲能成本高企,加之新型儲能市場化機制仍不完善,熱情高,盈利弱,叫好不叫座,儲能投資的積極性正在受到困擾。

儲能推廣如何破題?是當前儲能行業最值得思考的課題,本公眾號上月發表了《成本高企,儲能如何破題?》,對此做了一些思考,并提出一個解決思路就是打通“新能源+儲能”的市場化機制,通過“乾坤大挪移”式的成本疏導來間接解決儲能的成本問題,從而破題。

只有讓儲能行業有質量的發展,才能實現數量上的長期可持續增長,以最大化避免行業還沒發展起來就已經白熱化了的困境。


 



分享到:
0


投稿QQ:  點擊這里給我們發消息 657228951 投稿郵箱: chinaepi@vip.163.com




電力工業網:此資訊系轉載電力工業網在線合作媒體或互聯網其它網站,電力工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