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rpjfv"><video id="rpjfv"><span id="rpjfv"></span></video></span>
<progress id="rpjfv"></progress>
<span id="rpjfv"><video id="rpjfv"><strike id="rpjfv"></strike></video></span>
<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
<th id="rpjfv"></th>
<th id="rpjfv"></th>
<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th id="rpjfv"><video id="rpjfv"><th id="rpjfv"></th></video></th>
<span id="rpjfv"><video id="rpjfv"><span id="rpjfv"></span></video></span>
<progress id="rpjfv"></progress>
<span id="rpjfv"><video id="rpjfv"><strike id="rpjfv"></strike></video></span>
<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
<th id="rpjfv"></th>
<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strike id="rpjfv"><noframes id="rpjfv"><th id="rpjfv"><video id="rpjfv"><th id="rpjfv"></th></video></th>
|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七七九九视频在线播放,免费A级毛片无码专区,我的好妈妈高清中字在线观看免费

<th id="rpjfv"></th>
電力行業資訊工作者群號:834369874  投稿郵箱:  chinaepi@vip.163.com
網站首頁 >> 新能源 >> 儲能 >> 文章內容

鋰電一季度盤點:長期技術迭代滯緩,短期產能對峙激烈

[日期:2022-05-05]   來源:   作者:   [字體: ]

作為鋰電行業十多年的產業觀察者,見證了鋰電行業的數次周期起伏,也形成了基于技術、產能、供應鏈、資本和競爭格局等角度的產業分析框架。

回顧今年一季度,鋰電行業喧囂熱鬧,劍拔弩張,但也基本符合預期。

去年底開始,本公眾號就從材料成本、產能釋放、價格傳導等方面,持續強調鋰電行業毛利率下行及其對產業格局造成沖擊的風險,同時也強調這些將在一季度報表中得到體現。

到四月底,這些觀點也逐步得到驗證。

01

觀點回顧

過去半年,本公眾號涉及鋰電行業現狀及趨勢的部分文章,比如:

2021年12月25日《鋰電開始內卷:供應鏈出現危機,利益格局加速分化》;

2022年2月10日《鋰電行業痛并快樂著,毛利率正在尋找最低合理水平》;

2022年2月20日《成本為王,鋰電競爭越來越沒技術含量?》;

2022年3月24日《鋰電一季度,毛利率壓力山大,何時能夠扭轉?》。

這些文章基本概括了今年一季度鋰電行業面臨的情況及可預期的結果:

1)上游材料成本持續上漲,尤其是碳酸鋰價格在一季度加速上漲,算是鋰電產業鏈上下游失衡與沖突的集中爆發;

2)受下游需求刺激,鋰電企業自身產能利用率/良品率達到了上限,通過自身努力再難內生消化材料成本壓力;

3)鋰電池價格從局部開始逐漸漲價,通過下游客戶來外生消化材料成本壓力,但幅度及廣度仍不及上游成本漲幅,價格傳導不易且滯后;

4)近年鋰電新增產能逐漸投放及潛在爬坡,固定資產折舊增加及潛在產能利用率不高疊加影響。

這些因素最終導致鋰電企業毛利率下滑及盈利能力變差,并在一季度得到充分體現。

02

業績盤點

體現在財務方面,一季度,鋰電行業幾家典型上市公司的主要財務數據:

寧德時代營業收入487億元,同比增長154%,營業成本同比增長199%,扣非凈利潤9.8億元,同比增長-42%,毛利率14.48%,去年同期27.28%。

國軒高科營業收入39億元,同比增長203%,營業成本同比增長245%,扣非凈利潤979萬元,毛利率14.49%,去年同期24.96%。

孚能科技營業收入15億元,同比增長317%,營業成本同比增長305%,扣非凈利潤-2.97億元,公司毛利率6.81%,去年同期3.89%。

可見,鋰電企業營業收入受下游需求刺激均大幅增長,但毛利率總體下滑或較低,盈利能力較弱,其中材料成本上漲被認為是首要影響因素。

去年中至今年一季度末,碳酸鋰漲幅約500%,氫氧化鋰漲幅約400%,三元材料漲幅約130%,磷酸鐵鋰材料漲幅約220%,電解液漲幅約40%,負極材料和隔膜價格也略有增長。

尤其是鋰資源價格在今年一季度大幅上漲,從相關上市公司業績來看,贛鋒鋰業一季度營業收入54億元,同比增長234%,扣非凈利潤31億元,同比增長956%,毛利率和凈利潤率分別為67%和57%。

天齊鋰業一季度營業收入53億元,同比增長481%,扣非凈利潤28億元,同比增長1883%,毛利率和凈利潤率分別為85%和53%。

在上游材料成本整體上漲的背景下,下游鋰電池價格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也逐步漲價,磷酸鐵鋰電芯價格從約0.60元/Wh(不含稅,下同)上漲到目前約0.90元/Wh,上漲約0.3元/Wh,漲幅約50%;三元電芯價格從約0.70元/Wh上漲到目前約1.10元/Wh,上漲約0.4元/Wh,漲幅約57%。

對比而言,電芯銷售價格漲幅50%-60%,而四大材料成本漲幅90%-100%,電芯綜合成本漲幅在65%以上。

總體上,電池成本漲幅大于電池銷售價格漲幅,且電池價格上漲滯后,盈利能力自然受到沖擊。

當然,由于各家企業在技術水平、產能利用率、產品結構、客戶質量、供應鏈管理、議價能力等方面表現不同,材料成本上漲因素對盈利能力的影響會存在差異,頭部企業抵抗能力相對更強。

03

未來走向

本公眾號一直強調,鋰電行業的產業邏輯與光伏行業相似,有兩個重要的驅動力,一個是長期驅動力,一個是短期驅動力。長期驅動力是技術迭代,短期驅動力是產能或資本,兩個力量互相作用,呈現螺旋上升的特點。

理解這個產業邏輯,就可以總體洞察鋰電行業發展的核心脈絡。具體而言,基于目前的鋰電產業格局,有五個趨向值得把握:

第一,材料成本的影響因素預計將不會變得更壞

影響一季度鋰電企業盈利能力變差的因素,包括材料成本、產能利用率/良品率、價格創導不暢、新增產能逐漸投放及潛在爬坡等,其中材料成本因素確實居首。

但是,目前上游材料成本尤其是資源類價格已經大幅上漲,同時鋰電企業已經向下游部分傳導成本,加之鋰電固定資產投資較重,本身也具有一定的材料成本消化能力。

目前,下游電動汽車企業已經大范圍漲價,部分儲能電池需求已經與上游鋰資源價格掛鉤,產業鏈上下游仍在不斷博弈以尋求平衡。但是,要指望短期變好,也不現實。

第二,產能利用率將成為下一階段重要影響因素

近兩年,鋰電池產能增長迅速,固定資產折舊逐漸形成,這是材料成本之外另一重要的成本要素。

如果因為客戶質量、銷售價格、供應鏈管理、良品率、爬坡速度、產品結構等因素造成產能利用率不高,也會直接沖擊企業盈利能力,尤其是在產能投資迅速轉固的背景下。這個因素,現階段尤其值得重視。

第三,鋰電行業產能競爭已經拉開序幕,現階段只能追求最低合理毛利率,很難謀求超額利潤率

鋰電行業初期確實“產能為王”,但規模效應是有限度的,突破某個閾值,邊際效應遞減。

從產業鏈上下游博弈的角度來講,上游材料價格和下游需求方價格會一直變動到中游鋰電池企業承受力(毛利率)的極限才會罷休,也就是只能有合理毛利率,不可能有超額毛利率。

市場經濟就是這么殘酷,沒有情懷可講。

目前,部分儲能電池需求已經與上游鋰資源價格掛鉤,鋰電企業價值向代工廠轉變,正是這個趨向的外在表現。

第四,只有技術迭代也就是另辟新賽道,才能擺脫內卷困境,獲取超額收益

鋰電已經很久沒有突出的技術迭代了。這會導致什么結果?技術路徑不切換,現有技術路徑下的競爭就越來越同質化、白熱化,毛利率越來越低,沒有超額利潤,行業發展逐漸陷入沉寂,長期將變成一個傳統制造業,這就是目前看到的趨向。

鋰電行業迫切需要新一輪技術迭代,給行業發展注入新活力,新技術挑戰舊勢力,淘汰舊產能,創新者可以獲得超額利潤獎勵,并帶動行業進入新的發展階段,激發更多應用創新,而不是死水一潭。

無論是特斯拉的4680電池,還是寧德時代的鈉離子電池,無非都是想另辟路徑。

第五,微創新也可以獲得局部定價權,獲得局部超額收益

大的技術迭代可能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長時間才有,但局部微創新可以不斷涌現。

鋰電池的產品特性涉及能量密度、安全性、循環次數、低溫性能等眾多維度,技術創新可以通過材料、設備和工藝等方面實現,在現有技術框架下,每個維度或方面都具備持續創新的空間,這也是目前鋰電企業主流的創新路徑,比亞迪的刀片電池,蜂巢能源的疊片電池,瑞浦能源的零臺階模切技術(SCL)等,無不如此。

微創新,無論是能量密度、安全性、循環次數、低溫性能等任一維度的提升,或者是材料、設備和工藝等任一方面的改進,都可能在日漸龐大的市場需求及日漸豐富的應用場景中形成局部定價權,進而獲得局部超額收益。

總之,現階段的鋰電產業,兩大驅動力正處于交替狀態,一方面長期技術迭代滯緩,另一方

作為鋰電行業十多年的產業觀察者,見證了鋰電行業的數次周期起伏,也形成了基于技術、產能、供應鏈、資本和競爭格局等角度的產業分析框架。

回顧今年一季度,鋰電行業喧囂熱鬧,劍拔弩張,但也基本符合預期。

去年底開始,本公眾號就從材料成本、產能釋放、價格傳導等方面,持續強調鋰電行業毛利率下行及其對產業格局造成沖擊的風險,同時也強調這些將在一季度報表中得到體現。

到四月底,這些觀點也逐步得到驗證。

01

觀點回顧

過去半年,本公眾號涉及鋰電行業現狀及趨勢的部分文章,比如:

2021年12月25日《鋰電開始內卷:供應鏈出現危機,利益格局加速分化》;

2022年2月10日《鋰電行業痛并快樂著,毛利率正在尋找最低合理水平》;

2022年2月20日《成本為王,鋰電競爭越來越沒技術含量?》;

2022年3月24日《鋰電一季度,毛利率壓力山大,何時能夠扭轉?》。

這些文章基本概括了今年一季度鋰電行業面臨的情況及可預期的結果:

1)上游材料成本持續上漲,尤其是碳酸鋰價格在一季度加速上漲,算是鋰電產業鏈上下游失衡與沖突的集中爆發;

2)受下游需求刺激,鋰電企業自身產能利用率/良品率達到了上限,通過自身努力再難內生消化材料成本壓力;

3)鋰電池價格從局部開始逐漸漲價,通過下游客戶來外生消化材料成本壓力,但幅度及廣度仍不及上游成本漲幅,價格傳導不易且滯后;

4)近年鋰電新增產能逐漸投放及潛在爬坡,固定資產折舊增加及潛在產能利用率不高疊加影響。

這些因素最終導致鋰電企業毛利率下滑及盈利能力變差,并在一季度得到充分體現。

02

業績盤點

體現在財務方面,一季度,鋰電行業幾家典型上市公司的主要財務數據:

寧德時代營業收入487億元,同比增長154%,營業成本同比增長199%,扣非凈利潤9.8億元,同比增長-42%,毛利率14.48%,去年同期27.28%。

國軒高科營業收入39億元,同比增長203%,營業成本同比增長245%,扣非凈利潤979萬元,毛利率14.49%,去年同期24.96%。

孚能科技營業收入15億元,同比增長317%,營業成本同比增長305%,扣非凈利潤-2.97億元,公司毛利率6.81%,去年同期3.89%。

可見,鋰電企業營業收入受下游需求刺激均大幅增長,但毛利率總體下滑或較低,盈利能力較弱,其中材料成本上漲被認為是首要影響因素。

去年中至今年一季度末,碳酸鋰漲幅約500%,氫氧化鋰漲幅約400%,三元材料漲幅約130%,磷酸鐵鋰材料漲幅約220%,電解液漲幅約40%,負極材料和隔膜價格也略有增長。

尤其是鋰資源價格在今年一季度大幅上漲,從相關上市公司業績來看,贛鋒鋰業一季度營業收入54億元,同比增長234%,扣非凈利潤31億元,同比增長956%,毛利率和凈利潤率分別為67%和57%。

天齊鋰業一季度營業收入53億元,同比增長481%,扣非凈利潤28億元,同比增長1883%,毛利率和凈利潤率分別為85%和53%。

在上游材料成本整體上漲的背景下,下游鋰電池價格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也逐步漲價,磷酸鐵鋰電芯價格從約0.60元/Wh(不含稅,下同)上漲到目前約0.90元/Wh,上漲約0.3元/Wh,漲幅約50%;三元電芯價格從約0.70元/Wh上漲到目前約1.10元/Wh,上漲約0.4元/Wh,漲幅約57%。

對比而言,電芯銷售價格漲幅50%-60%,而四大材料成本漲幅90%-100%,電芯綜合成本漲幅在65%以上。

總體上,電池成本漲幅大于電池銷售價格漲幅,且電池價格上漲滯后,盈利能力自然受到沖擊。

當然,由于各家企業在技術水平、產能利用率、產品結構、客戶質量、供應鏈管理、議價能力等方面表現不同,材料成本上漲因素對盈利能力的影響會存在差異,頭部企業抵抗能力相對更強。

03

未來走向

本公眾號一直強調,鋰電行業的產業邏輯與光伏行業相似,有兩個重要的驅動力,一個是長期驅動力,一個是短期驅動力。長期驅動力是技術迭代,短期驅動力是產能或資本,兩個力量互相作用,呈現螺旋上升的特點。

理解這個產業邏輯,就可以總體洞察鋰電行業發展的核心脈絡。具體而言,基于目前的鋰電產業格局,有五個趨向值得把握:

第一,材料成本的影響因素預計將不會變得更壞

影響一季度鋰電企業盈利能力變差的因素,包括材料成本、產能利用率/良品率、價格創導不暢、新增產能逐漸投放及潛在爬坡等,其中材料成本因素確實居首。

但是,目前上游材料成本尤其是資源類價格已經大幅上漲,同時鋰電企業已經向下游部分傳導成本,加之鋰電固定資產投資較重,本身也具有一定的材料成本消化能力。

目前,下游電動汽車企業已經大范圍漲價,部分儲能電池需求已經與上游鋰資源價格掛鉤,產業鏈上下游仍在不斷博弈以尋求平衡。但是,要指望短期變好,也不現實。

第二,產能利用率將成為下一階段重要影響因素

近兩年,鋰電池產能增長迅速,固定資產折舊逐漸形成,這是材料成本之外另一重要的成本要素。

如果因為客戶質量、銷售價格、供應鏈管理、良品率、爬坡速度、產品結構等因素造成產能利用率不高,也會直接沖擊企業盈利能力,尤其是在產能投資迅速轉固的背景下。這個因素,現階段尤其值得重視。

第三,鋰電行業產能競爭已經拉開序幕,現階段只能追求最低合理毛利率,很難謀求超額利潤率

鋰電行業初期確實“產能為王”,但規模效應是有限度的,突破某個閾值,邊際效應遞減。

從產業鏈上下游博弈的角度來講,上游材料價格和下游需求方價格會一直變動到中游鋰電池企業承受力(毛利率)的極限才會罷休,也就是只能有合理毛利率,不可能有超額毛利率。

市場經濟就是這么殘酷,沒有情懷可講。

目前,部分儲能電池需求已經與上游鋰資源價格掛鉤,鋰電企業價值向代工廠轉變,正是這個趨向的外在表現。

第四,只有技術迭代也就是另辟新賽道,才能擺脫內卷困境,獲取超額收益

鋰電已經很久沒有突出的技術迭代了。這會導致什么結果?技術路徑不切換,現有技術路徑下的競爭就越來越同質化、白熱化,毛利率越來越低,沒有超額利潤,行業發展逐漸陷入沉寂,長期將變成一個傳統制造業,這就是目前看到的趨向。

鋰電行業迫切需要新一輪技術迭代,給行業發展注入新活力,新技術挑戰舊勢力,淘汰舊產能,創新者可以獲得超額利潤獎勵,并帶動行業進入新的發展階段,激發更多應用創新,而不是死水一潭。

無論是特斯拉的4680電池,還是寧德時代的鈉離子電池,無非都是想另辟路徑。

第五,微創新也可以獲得局部定價權,獲得局部超額收益

大的技術迭代可能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長時間才有,但局部微創新可以不斷涌現。

鋰電池的產品特性涉及能量密度、安全性、循環次數、低溫性能等眾多維度,技術創新可以通過材料、設備和工藝等方面實現,在現有技術框架下,每個維度或方面都具備持續創新的空間,這也是目前鋰電企業主流的創新路徑,比亞迪的刀片電池,蜂巢能源的疊片電池,瑞浦能源的零臺階模切技術(SCL)等,無不如此。

微創新,無論是能量密度、安全性、循環次數、低溫性能等任一維度的提升,或者是材料、設備和工藝等任一方面的改進,都可能在日漸龐大的市場需求及日漸豐富的應用場景中形成局部定價權,進而獲得局部超額收益。

總之,現階段的鋰電產業,兩大驅動力正處于交替狀態,一方面長期技術迭代滯緩,另一方面短期產能投資擴張太猛,同質化競爭日漸激烈,產業鏈上下游充分博弈下行業陷入短期內卷之中,材料成本上漲只是外在表現,這種狀態短期很難改觀。

在這種局面之下,鋰電行業總體將陷入最低毛利率水平當中,部分企業依托微創新等局部優勢獲得局部超額利潤,個別企業甚至可能實現大的技術迭代進而走出困局甚至彎道超車,而部分企業則可能陷入同質化產能困境中不得自拔。

面短期產能投資擴張太猛,同質化競爭日漸激烈,產業鏈上下游充分博弈下行業陷入短期內卷之中,材料成本上漲只是外在表現,這種狀態短期很難改觀。

在這種局面之下,鋰電行業總體將陷入最低毛利率水平當中,部分企業依托微創新等局部優勢獲得局部超額利潤,個別企業甚至可能實現大的技術迭代進而走出困局甚至彎道超車,而部分企業則可能陷入同質化產能困境中不得自拔。



分享到:
0


投稿QQ:  點擊這里給我們發消息 657228951 投稿郵箱: chinaepi@vip.163.com




電力工業網:此資訊系轉載電力工業網在線合作媒體或互聯網其它網站,電力工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